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復: 0

与灯无关的明亮

[複製鏈接]

3586

主題

0

好友

1萬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發表於 2019-8-15 00:31:47 |顯示全部樓層



    

    

  习惯性地打开灯,发现停电了。窗外阴沉沉的,屋内阴沉加倍。

  从什么时候起,习惯了用灯光来代替外界洒下的光?晴好的日子,抑或阴雨的日子,我的屋内无一例外地被灯光占据。我在灯光里温暖自己,似乎是忘记了还有别的光。

  从不曾想象这样的时刻,是谁将灯光不声不响地挪移了?除却灯光,顷刻间的不适应,恍若隔世。脑海中的场景渐渐剥离现时,穿梭到很久很久以前了……

  停电这件事,让我将眼睛被动地转向屋外的光,于是我眼前的景物慢慢融化变幻,包括记忆的和想象的。我长期被灯光照耀的视觉,在此时似有某种异样的感受,一道帘幕缓缓拉开,我看见了——

  树叶十分优雅地旋转着飘下,亦如一朵朵冬天的花。一架又一架飞机接连滑走,天空是那样清晰,被过滤得干干净净。树叶的影子一同散落,从地表上升,又与地表重合,空中凌乱飞舞着无边无尽的对逝去秋日的留恋。

  逝去,在这样安详而洒满阳光的时刻,无论怎样美丽的画面,总含着多少流逝的意味。像光一样,像水一样,纵着时间,同时也被时间纵,让人在过去、现在与未来的圆圈里恍惚了——在现在,在此刻,回望那也许叫做过去、也许叫做梦的金色岁月,想象着不可预知的未来,不管这些有多汹涌,却都是平静的,平静如同昨日看到的那大镜子般的湖面——被阳光照耀的大镜子,清明澄亮,赤裸裸显现着平静的绝望。

  我的心里温柔地沉淀着阳光,像是沉淀着一大片枯黄但温柔的草地。烟花的响声自远处传来,看不见的东西在回荡。还有眼前很多个嬉戏的小孩,都像是在很远的地方,在很多年前的地方,奔跑如风。

  树叶翻滚,像海浪起伏,一片落叶黄的海。却也是平静的,或是被什么类似隐形衣的东西隐去了声与形,只剩下安宁的起伏的模样,真叫人昏昏欲睡了,睡着了,再期待一个随心所欲的梦。

  还有一些隐藏在太阳照不到的拐角的阴天。那是一种犹如重金属音乐一样低压压的感觉,有时会骤然闯入晴天。

  一脚踏在青翠的草上,漫然一碧,我的脑中有绿树开始生长。它们长得真快,不一会儿就已形成各自清楚的姿态了,我甚至可以轻易地辨认出每一棵树——那一棵,是老家的桂花树,微小得惹人怜爱的桂花都已散缀一地了;那一棵,是有段日子我每天路过时所必经的,颓废里含着惊艳之美,我却始终无法得知它的名字;那一棵,是曾被幻想过无数次的许愿树,由于承担了太多心愿的翅膀,它看上去不免有些杂乱了……

  以及那些夜漏更深的安恬时刻,满天的繁星,灿若云锦,夜空似乎比现在要黑许多倍,海底般静穆的黑。第一次看见流星时,觉得它与其他星星并无差别,可是竟那么快就过去了。是,流星总是那么快就过去,叫人来不及准备好观赏它的心情,稍带一丝遗憾——这大概就是它的诱人之处了。

  想起一首诗——“为什么天上的星星,一颗一颗岿然不动?那是因为它们彼此相爱……”

  月亮和星星里面,装满了夜一般神秘和花开一般芳香的童话。

  猝然一惊——仿佛就在此刻,真的有某一朵花,在某一处清夜,盛情绽放。

  怎么有时候,以为自己会沉到很安静很安静的海底,只呼吸属于自己的海水,可实际上反而陷入一团混乱呢?非但没有沉,而且连本来的平稳也维持不了,浮得很高,像飞扬的尘土一样四处招摇,不能静下来贴在大地。

  我的体内有血奔流,窗子那边有水在滴。世界以各种匪夷所思的奇妙方式变幻组合,此白癜风传染途径时又转移到哪处村落了?突然回想起儿时那个爬树的小女孩——一声令下“爬树!”,所有小男孩跟随她的步伐往上爬。

  紧接着又回想起爬行的蚂蚁。也差不多是在儿时那段日子,没完没了的夏天,我和妹妹便没完没了地蹲在地上看蚂蚁爬。我们拿着苍蝇拍到处找苍蝇,打死了就拿到蚂蚁群中,看它们排着数量泛滥的队来抬。最后,是爷爷一声不吭地端出一大盆水,劈头盖脸朝它们浇去,结束了这一切。

  脑海中还游荡着一些破碎的砖头,越来越碎,直到粉碎。成了粉,就又联想到幻灭,伴着乒乓球在地弹动的声音。

  床单上的花一朵接一朵盛开,是那种有点幼稚的灿烂,当然比不上阳光的灿烂。但在阴沉的天气里,是它们多少保留了晴天的明亮,从每一片花瓣中渗透流淌。就如同任何细微的事物,都有可能保留了相关的记忆。

  包括雨。雨丝也是剔透明丽的,仿佛由某种纯粹的光凝就而成白癜风有没有传染。就算最终落地,轻惹尘埃,也依旧保持那最初的天使般的纯粹,恍若童年在春天洒下的一串泪滴。

  阳光,还是阳光。每逢灿烂无比的日子,在洒满阳光的屋子,在安详宁谧的午后,我的笔就不由自主地被阳光牵着走了。阳光里蕴藏的点点滴滴,细密地勾画出柔软的美丽的安宁的寂寞的忧伤的敏锐的绵长的心情。

  那时阳光,那时的我,还有一群与我年龄相仿的小孩,在一幢大楼门口的屋檐下整齐站立,高抬起头,放声歌唱:“我心中有个太阳,我心中有个月亮,我眼前有一片红花绿草,我听到小鸽子的歌唱……”

  那时阳光,那时的小河,略泛涟漪。河里有牛在吃草,有洗衣服的妇女们——我深深感到此刻手中的笔速赶不上那像河一样流淌的回忆的速度——清澈的河水,映照出清澈童年的清澈眼眸。

  想象的阳光,现实的阳光,光线在看不见的风景里到处跑,我在看得见的画面中到处捕捉,安妥自己疲倦的屋。

  灿然如水,在阳光里微笑的阳台。不知是阳光选择在阳台游玩,还是阳台选择了阳光的降临。阳光下,我说“好”,你也说“好”,合在一起就是“好好”,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 阳光下的忧伤,变美丽了,透明如同天空最里层的天空。那是什么样子?是天堂吗?我们天真的眼睛不禁仰望,却一无所获——这才发觉,仰望中所谓的天堂,其实不过是儿时抬起头唱的那首歌:“我心中有个太阳……”

  在明媚的日子,写下这样的语句:“光线闯进屋/被阴影分割得支离破碎/支离破碎/在金色的温暖中;

  “那是光/骄傲地弥漫/明媚闪耀于我沉沉的屋子/骄傲得刺眼;

  “我要这刺眼的灼烧/哪怕支离破碎/也是骄傲的/明媚闪耀亦如不变的誓言;

  “就任凭闯入/沉沦在金色的温暖中。”

颈部出现白癜风
  我惊奇地发现夕阳那美丽的光辉。即使在这并非晴空万里的日子,夕阳那一抹淡然的朦胧意境,依旧象征着灿烂。

  天色暗下来,泛着阴天常有的暗红色。可当我朝天边观望时,却看见左前方的那一小片天空竟飘出明亮的云朵。四周阴暗,那一团云朵便尤为明亮,像那种只在印象主义的画面上出现的云,光与空气的跳动感都融合其间了。第一次发觉傍晚的云可以这么洁白地亮着,而它渐渐扩散,于是那一小片天空的光亮延伸到一大片天空了。

  变得真快,又是一眨眼工夫,云朵消失,天黑了。

  整条街都黑了,不,不全黑——蜡烛的光也很美。

  还有一辆辆急驰而过的汽车,都亮着明晃晃的车前灯,如同两只大睁的明亮眼睛。我的眼睛也朝那灯里望去,心里似乎有股不服输的意志:看看究竟谁的眼睛更明亮!

  心中闪过一片一片明亮的云,洞然若昼。

  “来电了!”随着人们的一阵欢呼,整个街道霎时灯火通明。很奇怪,我像是突然掉进了黑暗的深渊,一时间不知所措,茫茫然地呆立。

  像是丢了什么……

    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Archiver|手機版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8-26 00:02 , Processed in 0.16748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頂部